爱与破碎的2004
9-15 我爱你。
9-16 九月天高人浮躁。一切都好,不缺烦恼。
9-17 干脆什么也不要。
9-18 闻见荼靡的香气。
9-19 生命太疼痛。
9-20 再见。在暴风雨结束的瞬间再也不见。
9-21 弥天的烈火。
9-23 那些字里行间有多少叹息。
9-24 下一世也想要托生在你们的爱情里。
9-26 为什么得到幸福与实现梦想不能够等价呢?
9-29 伸出双臂拥抱自己。
10-1 其实,你我他的墓碑都已经立好了。
10-2 寂寞得流不出泪水。
10-3 我发间插着卡萨布兰卡。我等着你回来。
10-7 这是个不完整的世界,所以才美丽。
10-8 少年蜷缩在玻璃鱼缸中。
10-9 烽火与流转中的至死不渝。
10-10 故乡就是回不去的地方。
10-11 芙蕾,别哭。
10-12 刺痛你的指尖。
10-13 南方有嘉木。
10-18 一場青春年少。要比煙火旺。
10-19 只是这个瞬间,仿佛回到了该回去的地方。愿此刻永留。
10-20 有些事注定像荒草般蔓延在生命里。
10-22 眼泪的存在不过证明悲伤不是一场幻觉。
10-24 想成为却永远无法成为的人。
10-26 为你折下的染井吉野。
10-27 定数。
10-28 如此暴烈的美好。
10-31 混沌,伤痕累累,背负宿命,独自承担寂寞。
11-1 爸爸,我爱你。爸爸,对不起。
11-2 梵高不懂得。
11-6 一如初恋。
11-7 深蓝色的房间、金黄色的城市。
11-10 降水概率90%的天空满是锦缎般的云朵。
11-12 你的大雨和学长在哪里?
11-13 除了我没人爱你。
11-14 一个忧郁的茱利叶,一个颓丧的罗密欧。
11-15 祝福他们永远的幸福。
11-22 回到花的怀抱,回到岁月开始的炎夏。
11-24 你忽然明白过来,与人交往的伤害。
11-25 炽热中隐藏凋零。
11-28 念着相爱时诗句,化身成鬼。
11-29 然后你哭了,泪水滴落在他冰冷的脸颊。
12-1 你的故乡有满月。
12-5 疯狂中暗藏优雅,绝望里还有天真。
12-6 小世界里的宁静。
12-7 相片上青春正盛,花一样的开放与凋败。
12-9 你看得出,他的微笑里藏着连他自己也不能察觉的痛苦。
12-11 各种各样的痛楚和笑容。
12-15 殊途同归。
12-17 洛丽塔少女暴走中。
12-24 我们失去了来路。
12-25 夜半。对自己说Merry Christmas。

诀别又相遇的2005
1-13 须臾之花。
1-20 一切都是在你来不及反应的时候发生的。
3-5 从相遇起就注定了的分道扬镳。
3-6 他们在黑暗中紧紧拥抱,像一对真正的相爱的情人。
3-7 骑士覆灭的时代。
3-9 耳朵被占据。
3-13 一个故事。三个人。
3-14 只是在各自的道路上各自寂寞着。
3-15 火焰冲破天际。
3-20 你的骨头被抛向天空,却再也没有落下。
3-21 用血也洗不清的偏见。
3-23 你就那样一回头,烟火从空中坠落。
3-29 说什么忘记了全是谎言。
3-31 那一树树灿烂的花填满阴霾的天际。
4-1 你该是不会再拥抱着我说什么不要分开了。
4-2 刹那间盛开的滚烫。
4-3 破败的摩天轮。
4-6 即使受到伤害也不能低下头。
4-11 无时无刻不在那些阻断了时空的影象和音频中透露悲伤。
4-12 那一刻,风的声音掠过天空。多么寂寞。
4-17 她却忘记了。
4-21 哪里都是触目的白底黑字。
4-22 有一天你对他说一个人也能活下去,说的时候很笃定。
4-23 待って、しかしで希望せよ。
4-24 什么烦恼也没有,什么光芒也没有。
4-25 说什么时间能淡却一切都是说谎。
4-26 那一夜燃烧我的火焰照亮了你的脸。
5-1 存在感稀薄。
5-2 独自歌,独自青春年少。
5-3 只不过是善意的欺骗。
5-6 一千个人眼里又何止一千个你。
5-8 用一种成年人的方式表述比爱情更深刻的惺惺相惜。
5-27 俺とお前を分ける、この皮膚が邪魔だ。
5-28 擦れ違う大人なりの愛。
5-29 僕の涙は何時か月に届くだろう。
5-31 原来停在原地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
6-8 那一程路的体温曾那样抚慰了胸口的裂痕。
6-10 人生是个大窟窿,爱情与同人志皆填不平。
6-13 恋って、綺麗過ぎ。
6-14 切なさの限りまで抱きしめても
6-16 他说你好吗,北京正在下雨,让我想起了你。
6-17 声音在列车的轰鸣中绵长成河水,却是那么清楚地流进了她的耳朵。
6-19 至死不渝的爱。
6-20 就像某首歌里唱的那样,爱要坦荡荡。
6-21 你我都明白失去的东西再也回不来。
6-23 大好き。
6-26 今年的夏天,也如以往伸出双臂拥抱住我。
6-27 我说这叫做单恋。美好又疼痛的情感。
6-30 Death or Love
7-6 我们重要的东西都在眼睛看不到的地方腐烂了。
7-10 终究会雪花一般消失在岁月里的擦肩之恋。
7-14 没有什么永垂不朽。
7-18 而她却仍然一动不动地望着他,在花火凋谢后掩面哭泣。
7-19 二人は光が差さない深淵で愛し合う。
7-21 生魂入梦。
7-22 けんかはだめ!
7-24 細い糸で結ばれたもの。
7-26 恋情未露人已知,本欲独自暗相思。
7-29 沉浸在自我陶醉的悲伤里。
7-31 狗血记录。
8-1 人不轻狂枉少年。
8-4 低语、在飓风前分道扬镳
8-13 就像是他在一夜老去。
8-17 「大人なんて大嫌いだ」と思い始めたら大人。「自分は大人になった」と思ってるうちは子供。
8-18 用手挡不住时光的洪流。
8-19 谁也没有听到离歌已经响起。
8-23 だって、時間は永久に止まるわけじゃない。
8-30 不论在纸上描绘几多未来,明天始终是虚无缥缈的东西。
9-5 你就彻底的把我忘记。
9-7 多痛楚的美好。多美好的撕裂。
9-11 会わない、会いたくない、会えない。
9-14 要怎样才能分辨那种情感才是幸福。
9-18 那些花儿们已经散落在天涯。
9-24 JB都已经脑壳坏掉了…我还能如何。
9-28 “如果那个时候跟着你走了…”
10-11 就乘着摩天轮穿越天空吧。
10-12 触摸到寂寞的脉搏。
10-18 没错。我才是最崩坏的。
10-23 双重地狱。
10-25 你也不要再骗自己说,我们还能回得去了。
10-30 有时候无奈两个字才是真理。
11-2 让我们一起对这样没有技术含量的同性恋性行为表示鄙视吧。
11-7 隔世的惊梦。
11-9 焦虑和妄想是我的守护神。
11-18 等到屏幕忽然暗了,心里的某个部分也空白了。

[PR]

# by yayoimikka | 2006-10-18 10:35 | 紙砕

重溫GIG第二季,學做的第一只紙鶴。致低語在我耳邊的GHOST。


在精神與肉體業已脫離的時代,人類憑藉科學繼續活下去。
EVANGELION叫它凟神。人類觸犯禁忌,插手神的領域,一如自己洪荒之初逃離伊甸園的先祖Lilith,堅信着神不為者人爲之,堅信着靈魂力量終能造就諾亞方舟。
GIG則稱它GHOST。將肉身化作鉄骨,所謂的“自己”除卻一堆腦漿和逐漸零落的外部記憶存儲外什麽也不是。擺脫了病痛,不再需要食物,甚至抛棄了肉體那些不可避免的麻煩。
卻分明有誰在你耳邊低語,軀殼内存在着AI無法制禦的湧動。那些笑容淚水恐懼衝動並非電子腦製造的虛像,那些尋求着完全統一的人們卻各自走向各自的寂寞中。
永恒的終點如果是死亡,她所希冀的世界必定在一線斷時,落落磊磊。
正因爲心懷愛恨,才深刻的確定自己並非牆頭的傀儡。正因爲心存真實,才在生死關頭熱血沸騰。
她始終使用着不適合野戰的女性義体。也許只爲了有一雙纖細的手腕能戴上那精巧的女式手錶,時不時得令自己回憶起那些不爲人知的過往。也許只是爲了遵守一個沒有時效的約定,當她親手將那只方糖包裝紙曡成的紙鶴擺在外部記憶前,簌地與名叫草薙素子的GHOST擦閒而過。
某一夜,阿虛夢見一場毀滅,最後他用一個吻拯救了地球。
某一夜,為殺戮而生的少女說,我能否成爲某人的回憶呢?
某一夜,澪慘叫着奔跑在漆黑的山野,第一縷陽光照射在崩潰在回憶中的村落。
那個瞬間,她保持着擁抱的姿勢,分明聽到一首為她唱響的歌在天空中回蕩,那歌曲不斷允諾着不斷救贖着。
她跟隨着滲透靈魂的歌曲吟唱。她在畫面中變動着口型卻沒有出聲。她唱道[I do.]
她明白,這是一句很久很久以前便不再屬於自己的臺詞。
她緊緊擁抱他。
[I do.]

-----------------------外部記憶存儲分割綫----------------------
2005年5月8日[回歸樂園]
作為一个擁有GHOST的无義体化的人類,我的内里應該真正存在着正義。
不含虛僞的正義。
就像巴特肩扛的十字架。塔奇科瑪从天而降的吟唱。
雖然我不能肯定那便是真實。
…曾經說過自己最想成為却永遠成為不了的人是草雉素子。這个除了CHOST便一无所有的女人用她的血色瞳孔注時世界时,堅定的美麗溢滿空气。然而她終究不是虛擬的記憶体,那个折紙鶴的小男孩像个夢魘一樣圍繞在她身邊。幼小的他推開她的手,离她遠去。終于又在末日的那一天接過了她手中的青苹果,用没有体温的胸膛緊貼她的身体。
面无表情的擁抱。用一種成年人的方式表述比愛情更深刻的惺惺相惜。
我们都真實的活着。因為血液鮮紅而滾燙。
我们都真正的活着。因為擁有歡樂和悲傷。

[PR]

# by yayoimikka | 2006-07-19 02:17 | 無間

谷梅六折 To高杉晉作

「墓に虹。」
從來就沒有所謂的浩大與渺小。
伸手摘下高枝的果實,指尖凝固刹那繚艷,天空缺失流雲緋影。
無時無刻有得有失。
完滿一如煙花滾燙。寂寥是不留殘象的碎片,零落在失傳的古老歌謠中灰飛煙滅。
從來也沒有所謂的正確與謬誤。
誓約、遊子、旅途。
她的側臉在呼嘯而過的春風中散落。
那些銘刻在圖騰背後的愛恨幻化成一條單行道,在前行的瞬間崩潰了來時路。

「夢。」
你走在契草荒蕪的小徑。
你手邊綻放一枝紫藤。
你腳下流水湍急。
你背對滿月的庭院輕彈三味綫。
你冗長的影子在燈火后消失——
無影無蹤。
人謂武士者,身如水中月,利刃斬狂愁。

「写真。」
相片裏的那個人表情過分地凝重。
仿佛要看穿鏡頭般將目光聚集、濃眉挑起。
手裏握着長刀。
那完整無暇裝盛在刀鞘中的鋒利,就這麽穿越容器穿越時空,穿越三途川的漫漫河水,勾起末世的狼煙烽火。
他們說,這是奔騰在你血液中的狂氣。
不經意閒停駐在這張相片裏。

「愛しい人。」 
她是盛開在你掌心的雪梅。
在亂世洪流中散發入骨的芬芳。
你能看到,她纖細的手臂環抱着一個歸処。
你早就明白,她已放棄了你以外的所有天空。
你其實知道清楚地知道,
命不竭,愛不了。

「曼荼羅。」
世間說生如夏花,死亦如夏花。
在短暫的人生中用最大力量爆發出燦爛的光芒,然後簌地消失在觀者的視野裏,宛如破曉前的夜空,一片寂寥。
卻又不似煙火離幻。它盛開在人群中,即便凋落也保持盛世之姿。
讓每個人都牢牢記住,這一片煌然不是空城。
仲夏的晴空忽然大雨傾盆。
你在荊棘叢中大笑起來,三千世界無鴉聲入耳。

「鮫。」
海面上一場暴風雨。
暴風雨來自陰霾的天空。
雨滴幻化成花朵,盛開在彼岸的海市蜃樓。
一朵名叫“你”的花。
在暴風雨中從天而降。
你給予我的那朵花。
在暴風雨中從天而降。

[PR]

# by yayoimikka | 2006-07-19 02:16 | 無間

「su-ki-da」是一部電影。
官網做得不帶一絲商業化的味道,滿目純淨的空色和不加修飾的相片。鏡頭裏無論天空、雲朵、野花或是宮崎葵的側臉,都默默滲透在自然裏,散發着不可名狀的芬芳,觸動着人心中最柔軟的部分,
我想,這也許已經不能簡單用文藝二字來概括了。
網站裏有一個告白揭示版。「言えなかった私より、言わなかったあなたへ」,告白的内容是那永遠的一千零一句:「好きだ」
語言果真不可思議。同一句話用不同的語言說出來便附上了別种特殊的色彩。
當那一天、對那個人無法說出的話浮現于青空下,每一絲微不足道的回憶都在瞬間凝固,每一句純粹的言語變成電影臺詞,回響在那些愛過的離開的相守的碎片間。
有人說:「世界がいっしゅんにして鮮やかに変わるのを知ったのは、きみのことをすきになったから」
也有人說:「あの時、何か言えたら変わってたのかな?でも、今はね。結婚おめでと。」
我說:「今の君なら、この言葉が素直に言えないでしょう。二人で手を繋がっているときに戻りたい。」
看着那滿紙哀傷的、幸福的、包容的情感,簡直忍不住落下淚來。
あなたのこと、好きなんだってこと。誰よりも、好きだってこと。
縂有一天,找到那個能對他說出「好きだ」的人,雙手緊握着走下去。

[PR]

# by yayoimikka | 2006-07-19 02:15 | 千鳥

那是十幾年前的事了,那時她還是個小學生,喜歡穿媽媽賣給她的紅外套,那種鮮明到刺眼的顔色從青春期開始就再未出現在她的衣櫥裏,不知是懂得了内斂還是失去了勇氣。
她記得那是在體育課上,初冬的下午天氣陰沉,體育老師让達標還沒通過的學生们排成一排站在操場中央開始訓話,她也在中間,感到丟臉又頽喪。然而無論是把沙包投得更遠或是跳更多下跳繩對她而言,不如戰勝羞恥感來的更輕鬆。
在很久以後她體會到得失的意義,有人能在小學時代就一跳190公分,但他也許是音痴,兩者都不是經由他選擇而就的結果,他長大后説不定比較向往歌手生涯而不是體壇,這時他只能承受生命中的豐滿和缺失,連抱怨都很無力。
然而此刻的她還不懂当下並非人生的全部。她飽含挫敗感地接受完訓斥然后在老師的指揮下跟着那個時刻的失敗者們跑起步來,神情也想必是艱難而恍惚的。
跑至音樂教室門前,她發現露天洗手池漏水很嚴重,狹窄的通道已然水漫金山。前面的同學像長征般踏水而行,她也跟上去,卻在一処積水中重重的摔倒。
那種全身失去平衡的感覺相當叫人恐懼,加上摔傷的疼痛和當眾摔個狗吃屎的羞恥,她不知不覺流下眼淚。但情緒很快平復下去,她很清楚在這種地方哭起來只會令自己淪爲笑柄,壓抑着疼痛想要站起來時,她發覺自己竟然沒發法抬起左手來。恍然中,體育老師和停下腳步的同學已經圍過來,年輕的女老師扶起她,察看了一下她已然紅腫的手臂,卻沒發現任何問題。其他人都是小孩子,更不了解沒有關節的前臂中段紅腫起來意味着什麽,她強忍疼痛甚至還為能提前回教室休息感到開心。
每當現在的她想起這一段來,都不禁感慨小孩子實在單純的可以。
以後的事,父親的記憶更深刻。
那一天傍晚看到女兒走進家門,一只手像中風似的懸在半空(因爲根本無法垂下手或是伸直),另一只手還在提着零食在吃,臉髒的像在灰堆裏打過滾的貓。幫女兒洗弄乾淨后,父親發現了手臂的紅腫,他叫來母親,他說,快叫車送女兒去醫院,這手一定折了。
她記得那個傍晚,夜色迅速降臨,母親緊抱她隨着三輪車輾轉搖晃。醫院急診室的日光燈很虛弱,大堂裏還有一個差點被車軋死的女中學生,等待中母親與那女學生的母親有一句沒一句的閒聊,她已經習慣了手臂帶來的沉悶痛楚,那女孩子臉色蒼白,身體不斷發抖。
接待她們母女倆的醫生是個年輕人,先拍片,她看到日光燈下自己左臂上靠外的那根骨頭斷成了兩截,她忽然覺得很奇妙,左手臂在跌倒時確實被壓在身下,这根骨頭應該是為自己不受更重的傷而斷裂的吧。她這麽想。
因爲骨頭錯位,上石膏前要先接骨,母親不信任年輕醫生的能力,打公用電話跟父親商量,父親說,我去聯係信得過的醫生,你們先回來,明天一早再去醫院接骨。
那天晚上,她只能平躺在小房閒的床上,錯開的斷骨不斷刺激着神經發出進退維谷的疼痛。但畢竟是小孩子,時間一過10點大腦就完全放空,任疼痛再猛烈也終于進入了半夢半醒的狀態。夜半她忽然醒來,父親在床邊撫摸她的額頭,父親問她手疼麽,她嗯了一聲,像努力掩飾痛苦般再度睡去。
第二天母親上班請假帶她去醫院。接骨很順利,現在想來那該是個美中年的骨科醫生微笑着說小孩子長得快,這點傷很快就能好了,隨後在她手臂上凃了厚厚的石膏再纏上紗布。
兩個星期后去拆掉了石膏,她的左手因爲這兩個星期一直蜷縮在石膏筒裏而乾癟地好似千年木乃伊,因爲石膏的擠壓從此以後左手手掌也一直比右手手掌要窄長。
然而事情終于還是就此完結了。
重新提起這件事的是父親,某日在飯桌上忽然回憶起小時候,父親笑着說了一句,這件事我最心痛了。
她也笑起來,右手不自覺地去摸那根骨頭曾經斷裂的地方,指尖在触碰皮肤时感受到體溫,那一刻,忽然覺得好溫暖。

[PR]

# by yayoimikka | 2006-07-19 02:14 | 紙砕

百題·29[逃艷]

如是之身卻後三月當般涅槃。
如幻如陽炎。如夢如水月。如響如空花。如像如光影。如變化事。如尋香城。雖皆無實而現似有。離下劣心說法無畏。能隨證入無量法門。

其實他在心底清楚地知道,所謂的“趙女”根本是虛無縹緲的人物。
她來自他少年時代的幻覺,長髮烏黑、脖頸白皙到缺乏血色,豔若朝霞如卻又比落陽更慘澹,像一朵末世蓮花盛開在他頹敗的枝頭。
於是産生了莫須有的故事。關於他們的相遇,寒水上的浮橋,原野裏飄流著采棉的離歌。在趙國的某一個角落,他被曾經親眼所見的山光水色所感動,幻覺與具體的時間地點重合,忽然生長出血肉來,有些自然的缺失,宛如真實的記憶被歲月帶去了碎屑,鮮明又模糊,真切又曖昧。
於是這成了世人皆知的初戀。他們的王和寒水邊無名趙女的故事。甚至某一日睜開雙眼,夢境在他指間盤旋,虛幻的片斷化作回憶,他發覺自己愛上一個不存在的女子。
或者說,存在於他幻覺中的女子。
一瞬間,這感情似千軍萬馬襲來,牢牢佔據心底最柔軟的宮殿,每一日看慣的景致忽然變色,思念洶湧地無處宣泄。
他無所適從。
成長階段對他而言是一場折磨。母親良少關注他成長的細節,終於沈浸于自艾與情欲中。父王似戰場彼方的夜空,遙遠而冰冷。周身纏繞著流言蜚語和勾心鬥角,他時刻處於夜半驚醒的狀態,在暗地裏露出野獸的獠牙朝向月亮吼叫。
最黑暗的夜裏少年伸出手擁抱自己,從手臂傳遞到肩膀的悽楚的體溫,化作她堅定的懷抱。在那懷抱裏,他是若草山裏砍柴的樵夫,她是寒水邊采棉的農女,日日天朗氣清,暖風熏人。
清冷的離宮中,幻覺溫暖著他冰冷的體膚。
他做著隔世的夢卻比誰都更清楚,未來是成王抑或敗寇,自己腳下的路究竟能夠延伸到何處。
然後他長大了,一切恍惚和暗地裏的嘶叫被時光撕裂,世界不再局限于對母親的渴望及離宮冰冷的帷帳,他在爾虞我詐中殺出血路,站在咸陽最高處眺望著千里江河,用幾乎崩潰的熱烈去開闢疆領,指揮他真實的千軍萬馬跨過幻覺中的山水,將他國夷爲平地,令普天之下皆爲王土。
這是的他沈浸在古今無二的榮耀裏,幾乎忘卻了少年的花朵。
愛情隨權力而來,他憑體膚的觸感愛上叫作一個莊薑的女子,她出生在齊魯之地,端莊而自醒,她明晰人世萬般,她明白成爲他的女人意味著什麽,她早就寫好了自己在阿房宮中的棋譜。她實在太清楚,以至於每每注視她的眼睛,他都覺得虛弱。
即使他愛的就是她這一點也無濟於事。
不久她走了。在一個初夏的午後,那一日陽光耀眼地令人不禁惶恐,她未留隻言片語,房間裏無數錦衣珠寶一件也沒帶走,穿著當年來到咸陽的那身素衣回到她出生的地方,那個因他化爲焦土的故國。他至今不知道對她而言自己到底是何等的存在,只記得身體的力量在那個瞬間被忽然抽空,胸口沒有痛楚也不含喜悅,眼淚卻不住滴落,仿佛被母親遺棄的孩子發自本能地表達著感情。
她像一道深深的緋紅在初夏的影像中劃過。
他伸出手緊緊擁抱自己,被悽楚的體溫安撫著忽然想起他的花朵,那個生存在幻覺中、從不曾背離他的趙女。
愛戀伴隨高不可攀的君王之道燃燒到天際。那些遙遠的灰燼,終於在指縫中消散得無影無蹤。
很多年後,當他的花朵們全般散落,他望著舊趙寒水畔一個素衣黑髮的女子,耳邊回響起一首離歌。歌聲中,他是若草山上砍柴的樵夫,三千世界不過那一山一水,愛情在她掌心,每一日的曲線都記錄著蜿蜒和纏綿。
他閉上雙眼,看見一個夢,一場逃豔。

[PR]

# by yayoimikka | 2006-07-19 02:13 | 隱目

注:請配合原圖觀看/文藝有誠意有/枯竭和亂翻也有

[394] 像是開始了卻還尚未開始,要怎樣形容這種關係才好呢?
[393] 時過境遷 吾心唯君
[390] 爲愛糾纏的人時刻嚴陣以待
[389] 我的全部皆被你痛楚地填滿
[386] 心血來潮般伸出雙手 今天你是我的嗎?
[385] 爲誰思量爲誰殤 爲誰入骨三分愛成狂
[384] 你的嘴唇你淡然的氣息你熱烈的視線 就這樣別離開我
[383] 爲了你 喜歡你 直至淚水滿池
[381] 你全般焚盡 我無力前行
[380] 記憶中的笑容,溫柔地叫人無所適從
[378] 你笑著說:“我已厭倦了欺騙。”
[376] 那雙手反復告訴我,是誰在愛著我
[374] 即便我就這麽消失在這世上,也能在你心中繼續活下去吧
[372] 宛如質問著永遠般 沈醉於一時間的激情
[369] 擁抱我 如毀滅般擁抱我 直到意亂情迷
[368] 行事時不用介意對方的冷漠喲
[367] 請帶我在你身邊 哪怕世界末日
[366] 這雖不是虛張聲勢 卻也並非特別嚇人
[365] 想象你的疏離 連零落亦讓我惶恐
[364] 前路此身兩不見 吾心唯你
[363] 來吧 惟有這濃厚而細密的吻 接合你的嘴唇
[362] 此刻被我玩弄於掌心的模樣 很美吧
[361] 所謂純愛,一定是想把對方整個七葷八素的心情吧
[360] 你的存在 我直到失去才明白 它有多重要
[359] 暗地裏 惡魔的刺激 甜蜜的愛情 在這裏
[358] 這身體裏有兩個你 卻一個也不看著我
[357] 這種等待你的夜晚 若僅僅轉瞬該有多幸福
[356] 自與你相逢的那一天起 化身愛情的奴隸
[354] 即使獨自待著 卻不覺得只有我自己 你的氣息 縈繞不散
[353] 與其憎恨那惡劣的你 不如悲哀這脆弱的自己
[352] 在誰也不知道的時候 抓撓一下皮膚吧
[351] 將思念填滿你的耳朵 除我以外再也聽不見任何人的聲音
[350] 他總是用令人不寒而慄、仿佛刺穿胸口的殘忍眼神望著我
[347] 雪啊 雪啊 請放心 我的眼淚 無法融化你
[346] 這魔性將頭腦緊摁 糾纏不休
[345] 把我放養在你掌心 真是寂寞呀
[344] 因爲我的無力和愚蠢 連本應牢牢緊握的手都未能守護
[343] 花開不敗 以身償君
[338] 你那茶色的頭髮散發著與我同一個牌子的洗髮水味道
[337] “下一次你將躺在誰懷裏” 如果能問出口就好了
[336] 我把惹我發怒引我哭泣的特權交給你
[335] 狐化王侯落日春
[334] 當笨拙地觸碰他的手指時,我小小的身體不禁發熱
[333] 用思念貫穿你的體膚 除我以外再也不讓任何人觸碰
[331] 在金合歡的雨中濡濕身體 不如就這麽死去
[330] 即便聽聞流言蜚語 他對我 依然那樣溫柔
[329] 若是戀情出逃 我便將它追回 我對你 愛到天崩地裂
[328] 雖然喜歡那孩子 卻厭棄那孩子的男友
[327] 戀情灑落 流轉 看見一場死亡般甜美的夢
[326] 卻還說著藏在心裏
[325] 若人生不過刹那夢一場 是否如花朵這般四散紛飛
[323] 那麽在看清那笑容後 你便悄悄地獨自離開吧

[PR]

# by yayoimikka | 2006-07-19 02:12 | 風華

神說,要文藝!

杭州-北京-天津-上海-杭州
“這不是一個圈喲~”路人甲說。我奔馳千里上京再下江南,當小MP3中響起那首[The Sore Feet Song]便不禁感嘆,我果然是跨越千山萬水去見你了。
途中讀書一本,安妮寶貝的《蓮花》,文藝魂燃燒。
去了天壇地壇北海。參觀首都博物館。逛打折中的IKEA。到荷花市場喝酒。路過故宮雍和宮天安門人民大會堂。見識了Stone姑娘離天津第二殯儀館只差一站路的大學和各色同學。飛奔在上海地鐵一號綫。在北方的風暴裏長途跋涉飽食終日。


第一次的獨自旅行,去投奔一個不值得依靠的女子。漫長的征途、陌生人。窗外日光漸暗,遠方一場煙火盛開在不知名的原野上。
這是第三次去北京。第一次還是學齡前,跟隨母親和外婆,記憶中盛夏的故宮異常煩躁。第二次在小學時,被父親帶着公幹,還是夏天,卻滿是陰雲,畫面一片灰白。而這第三次,沒有送別,被陌生人包圍,卻不是希望中的獨立,手裏攢着母親交給的錢,很是惶恐。
於是連帶想到,幾個月后我將獨自作一場更爲冗長的旅行,飛越大洋抵達一座狹長的海島,那裏滿是一樣黑頭發黃皮膚的人群,卻在半個世紀前廝殺不休,而今面目模糊神情冷漠。我將前往那裏。兩年,長不過永遠短不過片刻。眼看着時光從指縫滑過,也許再一次感慨起來,我們都年華老去。

火車票是星期四一早起來去買的。杭州——北京,Z10次,316元。13個小時的快速列車。
聼了這麽一個笑話。K是快,T是特快,Z就是賊快。
許久不坐火車,卻一下子遇到了如此豪華的專列。車窗潔淨。窗簾有兩層,棉薄紗的襯裏和米色暗緞的外帘。水藍色的座椅。每人頭頂都有一盞小頂燈。周圍沒有氣味濃重表情茫然的外來務工人員,大多北京人,操一口濃重的京腔打牌。更多外省人,身著套裝,行李中帶着精致的公事包和筆記本電腦,靜靜地閲讀隨身攜帶的書本,或忙碌的使用着手機和電腦。後座的一對中年夫婦時而相依偎着入睡時而低語,看來感情甚篤。鄰座是個奔波于杭州與北京之間的四川男人,四十來歲,寡言,黑色西服,偶爾為保溫添熱水,更多時候讀着報紙,再來沉沉入睡。
而後繼續北上,而後入夜,而後天明。
當日光撒落,車窗外已然是一片北國的原野。暗黃色的土地。枯枝。鴉巢。羊群。成片破舊的瓦房。數不清的孤墳。
不見江南三月滿天的油菜花,不見綠葉,不見人跡。
我一路輾轉來到這荒蕪的土地。

[PR]

# by yayoimikka | 2006-07-19 02:08 | 紙砕

那麽,這大概算爛尾的推廣文吧……

「蟲師」
在這個世界觀中所謂的“蟲”,與我們概念裏既定的蟲不同,又稱作「緑物」,比動植物也好人類也好都更加接近于生命的本原。
它們擁有生命與意志。有的是隨風飄蕩的彩虹,有的是吞噬記憶的影子,有的布下圈套等待獵物,有的跨越千山万水去赴死。
作品中的世界,人與蟲相鄰相關甚至相息。宛如許多古來的故事裏講到的、“很久很久以前,那個時候神與人類還居住在一起”等等。沒有高聳的廟堂,沒有駭人聽聞的流言蜚語,也沒有人類更高權力的約束和利用。
每一個生命只是純粹地展示著自身應有的形態生存下去。
所以有了追逐彩虹的旅人,有了甘願被蟲寄生每日看盡朝花夕露的少女,有了蟲與人類的混血兒,有了蟲師。
作者在早期將作品的時代背景設定在日本鎖國時期,一個流露出些許文明色彩骨子裏卻仍是古舊的時代。
一個白髮綠瞳的年輕男子在這裡單身上路,他是一個蟲師,奇妙卻也平凡,忘記了一些也許對他來説很重要的事,沒有最終目的也沒有可以折返的地方。
而蟲師這個職業在作品的字裏行間也透露了一些公式化的信息。首先蟲師們都天生有著招蟲的體制,然後這個職業似乎沒有特別的組織機制和管理中樞,加入方法簡單地好像去死去死團入黨辦法。另外一部分蟲師似乎以獵殺蟲為己任,與銀古的做法有相當差距。還有一処「狩房」家有禦用的蟲師和歷代記錄蟲事的筆記者。僅此而已。
本以爲將逐漸明晰的主綫設定卻根本沒有蹤影,而如今我到慶幸在這部作品中該不會出現什麽超級賽亞人蟲師VS.史前巨蟲的情節,不過從某种角度來説,那樣的故事或許才最單純,講述人與自然的故事,始終是萬象虛無之下的畫皮美人。
最純粹又最複雜的人與自然。
銀古在旅途中提供給那些深陷其中的人客觀上的幫助和建議,或者像醫生一樣治療他們,讓他們脫離被蟲侵擾的生活。然而並非每個被治愈的人都會感謝他,正應了那句老話,感情是不能勉強的,勉強是沒有幸福的。而幸福是因人而異的。
旅人沒能把彩虹裝進他的大缸卻實現了另一個夢想,男子沒能等到消失在海境的妻子活著回來卻得到了另一段愛情,母親沒能把蟲驅除出体外卻因此遺忘了最痛苦的記憶,而女子爲了愛也終究把斧子揮向相當於她父母的間接竹。
同樣生為人類的我們在看著那些被不可見的巨大力量驅動著或順從或招架的人們時,是否會無端生出同情抑或不認同背後的理解?
那也許正是他們觸動了心中最純粹的情感障壁。
可惜此刻的眼前,人類在向越來越複雜的進化中不知不覺開始了倒退,世界被電氣的光明照耀著無限擴大了也無限縮小了。抛棄真純的情感,將繁複的心思用于年復一年的勾心鬥角。不再懂得眷戀土地,遺忘了最貴重的寶物。
而那個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的時代變成了白底黑綫的印刷品,提醒著我們生生不息的道理。

[PR]

# by yayoimikka | 2006-07-19 02:07 | 風華

你說第一天遇見我是在校車上。你問我[這是三號車嗎?]我回答[是的。]然後你在我的后座,2個小時裏只聽到我的聲音。
你說第二天遇見我是在教室。你在最後一排遠遠認出穿著粉色衣服的我。是昨天那個廢話很多吵得你不能睡覺的女生。
你說第三天、第四、第五天遇見我是在圖書館,我們距離最遙遠時隔著走道,距離最近時我從你左手邊擦過。
你說這是緣分。你送我大束的百合花。你沒有去過我出生的城市。你也預料不到什麽飛短流長。
然而,我們戀愛吧。

[PR]

# by yayoimikka | 2006-07-19 02:06 | 紙砕